首页 > > 知识聚焦

述评│重视容易被误诊的内分泌疾病

作者:稿件来源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日期:2020-08-01 浏览量:212

本文作者 巩纯秀,李乐乐

作者单位 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科

本文刊于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20 Vol.35(7):502-505

基金项目:国家重点研发计划(YS2016YFSF090276;2016 YFC1305304);北京市医院管理局重点医学专业发展计划(ZYLX201821)


摘要

内分泌疾病常导致多个系统器官功能异常,可首诊于医院各科室,由于缺乏特异性临床症状,使得相关疾病诊断过程疑难,易于误诊。但是,一些疾病有迹可循,误诊是可以减少或避免的。如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在平时多积累、多学习,在接诊患儿时认真询问病史、全面细致地查体以便发现蛛丝马迹,在进行鉴别诊断时仔细严密推理,不迷信实验室检查检查结果,注重整体而非局部,将有助于减少表现为普通常见症状的内分泌疾病误诊率。

关键词

误诊;内分泌疾病;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


内分泌系统由具有内分泌功能的器官、组织和细胞组成,与神经系统及免疫系统互相配合、互相调节,使各器官系统的功能协调一致,共同维持和参与机体代谢、生长、发育、生殖、运动、衰老和病态等生命现象。由于在机体分布的广泛性,激素之间互为调控、互相影响,因此,内分泌疾病常涉及多个系统器官功能异常,可能出现各个系统损害的临床症状,可首诊于医院各科室,使得相关疾病诊断过程坎坷,易于误诊。临床上,疾病诊断需要整体考虑,而不是机械地解读某一项实验室检查结果。经验较少的普通儿科医师对内分泌疾病的甄别有一定困难,容易造成误诊和漏诊。如果延误诊断和治疗,轻者影响患儿生长发育,降低其生活质量和社会适应能力;对某些疾病,重者可出现重要器官功能受损,甚至危及生命。基于此,本文列举几种常见内分泌疾病被误诊的情况,旨在提高普通儿科医师对内分泌疾病的甄别及合理转诊能力。

1因消化道和感染症状被误诊的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iabetes ketoacidosis,DKA)

DKA是青少年儿童糖尿病最常见的严重急性并发症[1],恶心、呕吐和弥漫性腹痛是较为常见的症状(>50%)[2]。临床以腹痛为主要症状的DKA患儿误诊率最高[3]。因不少患儿首诊时同时有发热、白细胞高,部分甚至因被误诊为“阑尾炎、腹膜炎”而进行外科手术治疗。此类误诊也会发生在三级甲等医院,因此,很有必要宣传糖尿病的诊疗知识。DKA是由于胰岛素缺乏和其对抗激素升高,引起糖、 脂肪和蛋白质代谢紊乱, 以致水、 电解质和酸碱平衡失调, 是以高血糖、 高血酮和代谢性酸中毒为主要表现的临床综合征。DKA导致腹痛的原因可能与低钠、 低钾、 低氯血症导致胃肠平滑肌运动障碍以及胃肠植物神经损害导致胃肠功能紊乱有关, 甚至有患儿表现为麻痹性肠梗阻。体检可见轻度腹肌紧张、 上腹部压痛、 肠鸣音减弱或消失, 体温可轻度升高。实验室检查外周血白细胞升高, 腹部X线片可见液气平面。在没有显著呼吸异常的时候, 严重腹痛表现掩盖了其他不典型症状, 特点是腹痛呈弥漫性、 局限性压痛不明显, 或虽有压痛但反跳痛不明显。DKA所致腹痛患者, 经积极治疗纠正酸中毒后, 腹痛症状即可完全消失[3]。而若延误诊断, 被当做急腹症进行外科手术治疗, 后果不仅是因手术打击会加重DKA酸中毒和脱水, 抢救方法错误会导致脑损伤, 甚至休克, 危及生命。如意识到应该与DKA相鉴别, 可询问患儿既往有无多饮、 多尿现象, 注意观察有无深大呼吸且有酮味的表现, 再进一步结合血糖、 尿糖、 血和尿酮体、 血气分析等检查则可以明确诊断。此外, DKA还可被误诊为呼吸、 泌尿、 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等。魏丽亚等[4]对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2010—2012年间儿童及青少年新发1型糖尿病患者合并DKA的研究结果显示, 20%患儿存在误诊和漏诊, 患儿获得的初次诊断分别为上呼吸道感染(42.0%)、 急性胃肠炎(17.5%)、 脑炎(8.7%)、 肺炎(8.7%)、 急腹症(8.7%)等。如此多的误诊, 是因为糖尿病最初表现是逐渐发生的、 相对缓慢隐匿、 非特异性的, 患儿多可耐受, 其多饮、 多尿、 多食和消瘦症状被学习紧张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掩盖, 但一旦遇到感染应激的打击, 表现出的是急性感染的症状, 患儿和家长就诊的主诉也是急性突发症状, 如发热、 呕吐、 意识模糊、 咽痛、 腹痛、 排尿痛等, 接诊医师经验有限时容易判断失误, 导致误诊和含糖液体输注, 进一步加重DKA。DKA患儿长期慢性高血糖状态, 对全身器官系统的细菌培养基效应使得该类患儿更易合并感染, 因此, 合并感染性疾病者误诊率更高。对于DKA, 早期正确诊断是治疗成败的关键。因此, 建议对原因不明的恶心、 呕吐、 腹痛、酸中毒、 脱水、 休克、 昏迷的患者, 尤其对于有异常的深大呼吸(有烂苹果味)、 血压低而尿量多者,不论有无糖尿病病史, 均应考虑DKA可能, 并立即检测末梢血糖、 尿糖、 尿酮体, 同时查血酮体(β-羟丁酸)、 尿素、 肌酐、 电解质、 血气分析等,以确定或排除DKA[5]。

2以虚黄、纳差、生长发育迟缓,头痛、视物异常为主要表现的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原发甲减)是常见的儿童内分泌疾病之一, 先天性甲状腺发育异常、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 手术等均可导致原发甲减。先天性甲状腺发育异常导致的先天性甲状腺功能减退, 在新生儿甲状腺功能减退筛查普及后已经很少见, 但是其他因素引起的甲状腺功能减退, 特别是甲状腺炎引起的甲状腺功能减退, 由于起病隐匿, 临床表现复杂多样, 缺乏典型的症状与体征, 被误诊为其他疾病的情况依然不少见。乏懒、 面黄、 虚肿、 纳差、 腹胀、 便秘、 生长发育迟缓是此病的常见表现, 除了易被误诊为消化不良以外, 易误诊为巨结肠、 21-三体综合征、 先天愚型、 垂体占位性病变等, 早已经在教科书中详细描述了鉴别诊断。但是, 临床实践中仍旧存在误诊情况。郑州儿童医院调查研究了35例曾被误诊的先天性甲状腺功能减退患儿:因智力低下误诊为脑性瘫痪者18例, 因生长迟缓误诊为矮小症者6例, 因腹胀、 便秘误诊为巨结肠者5例, 行手术者1例, 因超重误诊为肥胖病者3例, 因头痛行脑部磁共振检查示脑垂体增大被误诊为垂体腺瘤者2例, 因黏液性水肿被误诊为肾病综合征者1例[6]。其中, 被误诊为垂体瘤的危害最严重。甲状腺激素分泌减少可反馈性地引起促甲状腺素(TSH)分泌增多和垂体促甲状腺腺激素细胞增生造成垂体增生, 甲状腺功能减退患儿垂体影像学特征性表现为“气球征”, 极易被误诊为垂体瘤[7-11]。典型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查(甲状腺激素水平下降、 TSH明显升高)有助于原发甲减的诊断, 一般不容易造成误诊。但是, 当患者以头痛、 视力下降、 视野缺损为主诉, 或因其他原因进行头颅影像学检查时意外发现垂体明显增大,由于首诊于外科, 易被误诊为垂体瘤。若患儿接受垂体切除手术治疗, 则会导致不可逆的全垂体功能低下, 其结果是原本仅需要给予简单的甲状腺激素替代治疗, 却因误诊误治被摧毁了身体和智力发育的有“二级指挥部”之称的“垂体”, 需终身使用模拟人体激素分泌的外源性甲状腺素、肾上腺皮质激素、 生长激素、 性激素以维持“貌似正常”的生活, 但外源性的激素替代无法与自然的垂体功能相比拟。稍有不慎, 就可能发生危及生命的事件。原发甲减导致垂体增生的现象是内分泌疾病里经典负反馈调控机制的典型体现。除了TSH是最直接的诊断指标以外, 另外一个有辅助诊断价值的指标是泌乳素(PRL)水平。原发甲减患者血浆中促甲状腺素释放激素(TRH)长期升高, TRH不仅对TSH细胞有促进作用, 亦对PRL细胞有促进作用, 因此在刺激TSH细胞增生的同时, 也刺激PRL细胞增生, 导致TSH和PRL过度分泌, 此时, 切不能认为是垂体泌乳素瘤。甲状腺功能减退的治疗相对简单、 有效、 价廉, 因此, 应重视鉴别诊断, 避免误诊。对于“垂体瘤”患者, 应不仅仅限于术后内分泌评估, 术前评估更重要。对于虚黄、 纳差、 智力低下、 生长迟缓、 顽固腹胀、 便秘、 黏液性水肿等患儿应想到甲状腺功能减退可能, 避免误诊和漏诊。

3以乏懒、纳差、生长差为主要表现的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

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的发现可以追溯到1855年, Thomas Addison首先描述以虚弱、 疲劳、厌食、 腹痛、 腹泻、 体重减轻、 肤色暗黑和低血压等为特点的疾病。这些特点均无特异性, 起病往往较为隐匿, 难以引起警觉。儿童患者的表现更是缺乏特异性, 生长迟缓、 皮肤晦暗、 乏力、 缺乏活力是常见表现, 在感染、 应激状态下可能诱发休克、 惊厥、 意识障碍等危及生命的病情。早期消化道非特异症状易被误诊为胃肠疾病, 反复进行消化系统检查而未能发现病因, 少数腹部疼痛患者甚至可能被误诊为急腹症行手术治疗。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按病因分为原发(肾上腺结核、 肿瘤、 感染等)和继发(继发于下丘脑-垂体病变, 如垂体占位性病变、 手术等)。在感染、 手术等应激状态时, 易发生肾上腺危象。肾上腺危象是一种严重威胁生命的内分泌急症临床综合征, 机体在严重感染、 创伤、 手术、 严重精神创伤、 大量出汗、 呕吐、 停用糖皮质激素等生理性或病理性应激情况下, 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绝对或相对不足, 引起急性肾上腺皮质功能衰竭。肾上腺危象状态时,因低血糖、低血钠导致精神行为异常、反复抽搐,可能被误诊为癫痫或脑炎。对于神经系统处于关键发育时期的婴幼儿,若频发低血糖而不能明确病因,则会因低血糖导致永久性脑损伤,遗留癫痫和脑性瘫痪等后遗症。为避免误诊,查体时应注意患儿皮肤黏膜有无色素沉着(多为皮肤皱褶和摩擦部位、牙龈、阴囊部位等),但是,继发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患者无皮肤黏膜色素沉着表现。另外,对于顽固性呕吐、拒乳、体重增长缓慢、血压偏低,顽固性空腹低血糖、难以纠正的低钠血症患儿,以及既往因其他疾病有服用糖皮质激素史的患儿,均应考虑到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可能。文章列举的3种易被误诊的内分泌疾病仅仅是临床比较常见的情况。事实上,还有很多其他内分泌疾病容易被误诊误治。如长期未得到控制的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增生症患儿出现逐渐增大的睾丸肾上腺残余瘤,被误诊为睾丸肿瘤而手术切除;先天性高胰岛素血症患儿因低血糖导致抽搐,被误诊为癫痫,直至最后发展为不可逆性脑损伤等。这两种情况分别在“专题笔谈”栏目内容中有详细论述,此处不赘述。与之相反,在常见疾病的鉴别诊断中,还隐藏着一些属于暂时生理性变化的内分泌激素水平波动,被误诊为内分泌疾病而给予过度治疗,也有一些罕见的内分泌疾病被误诊[12-20],这些疾病的误诊或造成不可逆的器官损害,或导致不必要且危害终身的手术,或危及生命,亟需关注和重视。临床上,一些内分泌疾病是有迹可循的,详细鉴别诊断,可减少和避免误诊。因此,平时需多积累经验,不同学科间互相学习,在接诊患儿时认真询问病史,全面细致地查体,发现蛛丝马迹,在进行鉴别诊断仔细严密推理,不迷信实验室检查结果,注重整体而非局部表现,将有助于减少表现为普通常见症状的内分泌疾病的误诊率。


参考文献 (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