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患者之友

顾卫红~从“挂号”说起

作者:中日医院 顾卫红 日期:2019-06-08 浏览量:111

从医20多年了,“挂号”这个词再熟悉不过了,但是一直就不太明白什么是挂号?患者来到一个医院,想看哪个科或者哪个医生,肯定需要排队,先来后到;医疗机构也需要建立内部秩序。“挂号”大致源于此吧。“挂号费”又是什么概念呢?挂号的过程是有成本的,需要建立挂号室,窗口需要雇佣一些人员操作,建立挂号系统和挂号机都需要硬件和软件支撑。以目前公立医院的挂号费能否覆盖这些成本呢?普通号5元,副主任号7元、9元,主任号14元,其中大多数情况是普通号。这是什么概念的收费标准?现在如果我们给孩子这样的零花钱去超市买零食,很可能会引起争执吧?挂号过程的成本都难以覆盖,怎么就和医生看病的过程联系在一起了呢?

做医生久了,都会遇到各种各样有关“挂号”的事情。

专病门诊曾经接诊一位从海外归来的华人,看完后,她问我:你们这里现在是先看病后付费吗?我微笑着说:不是啊。她又问:你们医生看病不收费吗?我笑起来说:是啊,免费的。她很诧异。

现在老同学聚会很时尚,尤其是中学同学,各行各业,在一起聚聚聊聊确实很开心。但是,我现在不太参加老同学聚会了。因为参加聚会的同学有些曾经求我帮助挂号,而我难以做到,医生确实不是万能的。而我也不好意思参加聚会了,做医生,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有一天晚上10点左右,接到一个未知电话,当时不知怎么就接听了。“顾卫红,我是xx外科的xxx,你哪天出诊,我有一个老乡想找你加号。”这位老兄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呵呵。我说:“我是周二、周三下午专病门诊,先挂号吧,挂不上再说。”

最近,随着基因检测的临床应用的快速发展,我又是做神经遗传病专业的,专病门诊有很多需要做检测的,或者需要做结果解读的。由于整个流程还很不完善,缺乏硬件软件平台的支撑,很多时候患者拿着基因检测报告到门诊找我解读,除非是非常明确的结果,其他情况都难以在门诊接诊时完成解读。我只能把患者的检测报告拍摄下来,回去再做功课,包括检索各种数据库,综合分析。一个患者报告的解读可能需要耗费几个小时甚至一天的时间。上个星期,就有这样的一位患者,我告诉她,可以预约我的特需门诊,这样的问题不适合在普通门诊免费解决。她一听“特需门诊”,面露难色,小声问:挂号费多少钱?

。。。。。。

当初,是谁把挂号费和医生的诊疗费混为一谈的?这不是脑子进水是什么?老百姓不懂可以理解,可以教育,但是规章制度的建立者也稀里糊涂的?医生的劳动价值就这样被囫囵吞枣地误解,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几十年了!

今天医患关系的紧张,和这些概念不清有直接关系。看病难不难?不比不知道。看病贵不贵?钱都给谁了?

还有一个和挂号有关的问题:是挂医院的号,还是挂医生的号呢?很多人因为不知道医生的信息,所以认为大医院,有名的医院,肯定各个专业都很好。在没有其他信息来源的情况下,患者只能这么思考问题了。但是到了大医院,找谁看病呢?只有一个标准,肯定先找主任医生,挂不上主任的号,就挂副主任的号,次之是主治医的普通号。就这么简单!至于医学发展至今,专业越分越细,主任不代表在所有专业方向都是专家,大多数情况下,每个医生能够在一个方向上比较精深已经很好了。但是患者无从知道,无从选择,更无从精准了。

在我们讨论高大上的改革之前,先把逻辑理清一下比较好,先思考一下如何与现实连接,让改革落地吧。